分享到:

Discuz! Board

当前位置:陕西热线 > 资讯动态 >

路遥、陈忠实、贾平凹,他们眼中的秦晋之好,是干净和纯正

发布时间:2018-11-22 12:33 来源: 未知
路遥、陈忠实、贾平凹被称为陕军团的三剑客。 他们是不同的,路遥是陕北人,他的关注点是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相结合的陕北广大地区;而陈忠实是关中人,挖掘关中民俗风情和文化是他的兴趣点,白鹿原就是一个例子;而贾平凹老家在陕南,他的绝大部分小说说的则是当代

路遥、陈忠实、贾平凹被称为“陕军团”的三剑客。

他们是不同的,路遥是陕北人,他的关注点是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相结合的陕北广大地区;而陈忠实是关中人,挖掘关中民俗风情和文化是他的兴趣点,白鹿原就是一个例子;而贾平凹老家在陕南,他的绝大部分小说说的则是当代陕南的生活。

同时,他们又有很多一样的东西,都是陕西人,有着很长的农村生活和劳动的经历,而他们的作品也都是反映农村的点滴故事;他们都是茅盾文学奖获得者,陈忠实和贾平凹都做过陕西省的作协主席,其实,如果更早的路遥没有离开,他很可能也会担任这个职务,因为他是他们中第一个获得茅盾文学奖的。

其实,“三剑客”还有一个共同的特质,是朴实,是干净和纯正。

1.惺惺相惜

路遥,是陕西第一位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家。

他的的小说多为农村题材,描写农村和城市之间发生的人和事。《人生》为路遥早期代表作品,1986年后,陆续推出长篇小说《平凡的世界》。

可以说,在中国,一代又一代的人都因为他的旷世巨作《平凡的世界》知道并记住了他。

陈忠实也说,路遥只用了10年就攀上文学高峰,“他刺激我写出了《白鹿原》。”

1997年,陈忠实以《白鹿原》获得第四届茅盾文学奖。而早在6年前,路遥的《平凡的世界》就已经获得当时的茅盾文学奖。11年后,贾平凹在浙江乌镇领取了茅盾文学奖,他的获奖作品是《秦腔》。

在北京拿奖之后,路遥回到西安,贾平凹来向他庆祝。

路遥看到贾平凹后说,“你猜我在台上想啥?”

贾说:想啥哩?

他说:我把他们都踩在脚下了!

“他是夸父,倒在干渴的路上。”正如贾平凹所说,路遥也是因为这本书,耗尽了自己所有的精力。

2.朴实无华

《白鹿原》起首第一句便是:“白嘉轩后来引以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。”这句颇有冲击力的话———也可算作长篇小说里足够经典的开场,在这之前,小说的禁区是女人和性。

但陈忠实却把这份淳朴的生活肆无忌惮地抖露了出来。

2008年,贾平凹与乌镇领奖的时候,授奖词是这么评价他的作品的,“贾平凹的写作,既传统也现代,既写实又高远,语言朴拙,憨厚,内心却波澜万丈。

有人说,在贾平凹纤细的灵魂中,总是缺少一种刺透社会人生的理性的锋芒,既没有路遥在时代风浪中敢于弄潮的英雄气度,也没有陈忠实俯视千古、洞察历史底蕴的恢宏与深邃。

但就是这种真忍的性格,让贾平凹的作品一如既往的去刻画和警示着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,他说,“我自己是农民出身,对农村的感情特别深,我确实是农民的儿子,农村发生的事情直接牵连着我。”

在写完《白鹿原》后,陈忠实填了人生第一首词,词曰:

单是图名利?怎堪这四载,煎熬情。注目南原觅白鹿,绿无涯,似闻呦呦鸣。

显然,陈忠实在拷问自己,四年一部作品,不是为名利而是为展示固有的那份乡土和家国情怀,为了自己的朴实无华。

正如路遥自己所说:“现实主义在文学中的表现,绝不仅仅是创作方法的问题,主要是一种精神。”

3.秦晋之好

在《平凡的世界》里,山西和陕西的故事很多,很多角色的设计里都有浓浓的山西风。

孙玉厚早年去山西柳林驮瓷器,救了陶窑主,两人结为异姓兄弟;孙玉亭在柳林镇读书,后去太原钢厂当工人,娶了山西女人贺凤英;孙少安去柳林镇相亲,娶了山西的好媳妇贺秀连,后数次去山西借钱。

值得一提的另一件与山西相关的事情是,《平凡的世界》第二部是在山西作协主办的《黄河》杂志上首次发表的。

历史上山陕一家,无论是在路遥的小说中,还是在现实中,一水之隔的山西都给了也路遥自己很大的支持,这或许也是他作品中隐含的一条“秦晋之好”线索的天注定。

和路遥一样,陈忠实也是出生在世代农耕之家,祖辈是农民。

中学前尚不知何为“作家”和“文学”。初中时,陈忠实读到了山西著名作家赵树理的小说《三里湾》,如懵懂学童偶然踏入崭新天地,视界豁然开朗。

一水之隔的山陕两地本就有很多故事,而在路遥、陈忠实和贾平凹这里,他们是在用笔用心和作品在展示“秦晋之好”的故事,他们都是扎根在陕西的固守乡土小说传统的作家,他们也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,是朴实,是干净和纯正。

一如山西的汾酒,最干净、最纯正、最健康、最文化。

11月24日,让我们重温经典,感受秦晋之好、亲近之约。

分享到:

Copyright@ 2012-2017 www.sxrxw.net 版权所有 陕西综合门户网站 - 陕西资讯门户网站